鸽子君

—然后呢?
—然后知更鸟死了,鸽子不见了。

我生贺、
没错,今天我生日、
十三号星期五、
是不是很酷?
倒霉爆了。

在这个中秋节
作为一个黑羊吹
做了几张图

什么你问我黑羊是谁?
当然是嘉金圈的良心啊!


我大概是第六张orz、
悄咪咪的艾特一下正主@黑羊_今天有吹仙女慈吗?有! 
羊太中秋节快乐!


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呀!



黑羊吹图自取
占tag非常抱歉orz

准备好把你的心脏献给我了吗?





摸鱼嘿嘿嘿、


作业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嘿嘿嘿、

七夕贺图

哪个学校如我们一般,大暑军训七夕报道……

再见啦、

为白花花大佬@白花花想成为大佬 的文《fight for freedom》配的图--01号试验品、嘉德罗斯

很丑、很丑、很丑

不打tag了


我成功地用我的画玷污了太太的文……(暴风哭泣

不会画背景

p2是打了码的全裸版

对不起……orz

听说大佬已经开学了、或许看不到这张图?
没关系反正我也要开学啦!

以此自勉

天唱魔音:

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——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;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。

前者,实力不需炒作;后者,前进不需掌声。

最后的骑士

安迷修成为人气第一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,献上我最高的礼赞。

Doris:



















“不过只是带着信仰的普通人罢了。”


 




安迷修曾经问过师父,那些崇尚着神佛存在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,师父揉了揉他的头发,看着那些毕恭毕敬的祭祀的人,是那样淡然而又平淡的评价着。


 




既不是嘲弄也不是赞扬


绝对公平的存在。


 




这是他曾执着追逐了数年有余的荣光。


 




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成为一个骑士,还是如此死心眼,不求回报,傻兮兮的正义骑士。


 




安迷修只笑着回答提问的人,他也是个普通人,而这正是他的信仰。


 




那时的他,已经出师许久。


 




“骑士怎么会没有马”


“居然还自称自己是最后的骑士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安没马”


 




安迷修听着那些不入流的话语入耳,只觉胸腔闷着什么,但他无法反驳,这确实是事实。他身为一介骑士却没有应有的工具,也确实因此被可爱的小姐嫌弃。


 




他也曾遭遇欺骗与背叛,自以为是的拯救过后却被伤害,不可置信地心脏闷痛比哪一次伤痛都来的强烈。


 




本以为不会再有比这更痛苦的,这些话语也对他来说无关痛痒。


 




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这种原因而被诟病。稍微有些难过。


 




这样,真的很好笑吗?


骑士,一定需要马吗?


 




“师父,骑士真正需要什么呢?”


 




就莫名又想起了从前,年幼的安迷修拽住师父的衣角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问题,他的双眼澄澈仿佛世间最纯净的林宇,埋藏着稚子的懵懂与好奇。


 




“安迷修,你还记得师父对你说过的骑士八大美德吗?”名义上为安迷修的师父的人委下身,抬手抚摸揉弄着他的头。“你还记得吗?安迷修?”


 




八大美德…


 




模糊的荡漾开来的湖水,泛起波纹,连师父的面容都开始模糊不清,脑海只剩下了一个问题。


 




你还记得骑士的八大美德吗?


 




作为一个真正的骑士,到底需要些什么呢。


 




“你不是No.5吗,怎么会救我们”


“在下只是一个骑士,保护弱者乃在下的职责”


“您可真是一个厉害的骑士呢”


“不,在下只是一个带着信仰的普通人罢了”


 




谦卑(Humility)


 




“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”


“能被美丽的小姐这么夸奖,便是在下最大的荣誉”


“谢谢你,你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”


“帮助弱者乃在下的职责,能被你们认可便是在下的荣誉”


 




荣誉(Honor)


 




曾不止一个人问过安迷修身上的绷带是何用的,是故意耍帅的饰品还是其他什么,每次一遇到这个问题他总是一笑带过。


 




“这些啊,都只是装饰品罢了”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
 




“是吗?”询问的人得到回答后离开了那里。安迷修看着人离去,无意间的挠头让脖子上的绷带有些松懈了下来,一道道恐怖的伤痕露了出来。


 




真相被埋藏在善意的谎言下,被包裹住的事实,却是对风言风语者提供了又一次的调侃题材。


 




"咳,在下没事的,这位小姐你还是快点离开吧。"


“嘶--你快走吧,这里由我撑着。”


“这点小伤对在下没有什么用的。”


 




牺牲(Sacrifice)


 




“哈啊,哈啊,这个怪物真难打。”


“...不如我们放弃吧。”


“啊啊啊啊啊,它…它过来了。”


“小姐们还请后退,这里就交给在下吧。”


 


 




英勇(Valor)


 




【安迷修,你还记得骑士的八大美德吗。】


 




凝晶  流焱




安迷修看着自己的元力技能十分欢喜,这是属于他的力量,抱着双剑绞尽脑汁也只取了这么个略有隐喻的名字。然而那些好事之徒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。


 




“凝晶?流焱?你是大龄中二病吗”


“凝三日,流三火,非主流吗”


“什么鬼名字,真是一个恶心帅”


 




【很好笑的样子啊,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,是我太不合群了吗】


 




安迷修听着那些言语莫名,握紧了手里的双刀,他不清楚此刻他想做些什么,只知道现在的他,感觉有点不甘心。


 




“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宁静,流言,以宁静对流言,这便是骑士的本质,这双刀反倒提醒我保持本心,不忘初心。”最后那句话说出来后,安迷修脸上多了一抹微笑。


 




提醒,也是警示


 




可是无人听他诉说的真言。


 




他也曾在流言中迷茫,在喊出元力武器名称时幡然醒悟。


 




他在辉煌中谦卑,他在困难前英勇。


 




他锄强扶弱,公正不阿;他聪明机敏,为信仰而活。


 




【我的剑放在这里。我将牢记 谦卑,怜悯,公正,荣誉,牺牲,英勇,灵性,诚实的美德。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的脚下。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。我的剑放在这里,神祝福它永远锋利。除非它的主人低头,它将永不折断。我是安迷修,这场大赛当中最后的骑士。】


 


 




“他们都说你是没马骑士,还是个非主流。真的是这样吗?”


 




小小的孩子握住他的手,懵懂无知地说出足够刺耳的话语。


 




安迷修一怔,回过神禁不住一笑,抬手轻轻揉了揉孩子柔软的发顶,略带歉意道:“抱歉啊,好像确实是这样。不过,我不会因为这个动摇骑士的决心。”


 




他没有马,没有很好的取名天赋。


 




这或许是条格外艰辛的道路,门后的世界也有可能充斥的是黑暗。可能没有他所想象的新世界,也没有他所应得的礼赞。


 




但他不会退缩,他会一往直前,活出真正的自己,成为师父那样的骑士。坚守本心,不忘初心。


 




【你还记得骑士的八大美德吗?】


 




【我记得。】


 




并且此后,将铭刻在心里,骨肉里。


 




再也不忘记,再也不迷茫。


 


——end——





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,献上我最高的礼赞。(画手: @南山 )





【雷金】关于文明用语

*雷金段子
*ooc
*脑坑产物



以下为聊天历史记录


雷狮:
在?

金:


雷狮:
老子喜欢你。

金:
可我比较喜欢孔子哎。

雷狮:
……(mmp这天没法聊了
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安金
金只有一个头……不打tag了

不好意思
画得这么渣

感谢看完的你
关于这篇的文过几天上传

【嘉金】生日快乐

嘉嘉生贺

嘉金向

现在退出还来得及
Ready?
Go!












“嘉德罗斯,好冷啊。”


嘉德罗斯跪坐在地上,任凭躺在自己臂弯里的金发少年搂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是啊,太冷了。

额上的伤口流出的温热的人造血液,滴落时就已经变得冰凉刺骨。嘉德罗斯麻木地感受着全身上下传来的阵阵钝痛。机械心脏飞快地跳动,将维生所需的血液泵送到身体各处,仿生皮肤无声地愈合,破损的合金骨骼慢慢地重新连接为一个整体。
他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将怀中的少年搂的更紧,抬起刚刚才战斗中,几乎要被碾碎的左手——现在已经好了很多——轻抚着少年的脸颊,他的金发染上了血污,湛蓝的眼睛逐渐涣散,但任旧明亮。

金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,最骇人的是一道从左肩横跨心脏一直到右腹的刀伤,透过这道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可以看到胸腔、腹腔里排列整齐的肋骨与内脏。

嘉德螺丝很清楚,怀中的少年并不是人造人,没有那么强大的自愈功能。很快他就会因为伤势严重、失血过多而亡。



金咳出一口血,笑了笑:“嘉德罗斯,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,到时候我在搬运船上,而你正在和格瑞打架。我就想,哪谁呀,怎么看起来这么讨厌。”

记得。嘉德罗斯在心中回复到,我还记得那时你从搬运船上跳下,然后我躲开了,现在我很后悔,当时应该接住你的。

少年身上慢慢出现了金色的光点。



“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黑化后和你打了一架,然后你直接把我打回了原形。”

记得,那一次我也没捞到任何好处,全身骨骼基本上都被打断了,在医疗区躺了一个多星期才出院,但那之后我才开始真正注意到你。

金色的光点越来越多,他的体温下降得也越来越快。



“你还记不记得,你跟我告白的时候,我那时正好在迷雾森林做任务,你过来,一棍子插在地上,像约架一样,问我愿不愿意和你在一起,吓得我连任务是什么都忘了。事后我问你那时你是不是害羞,你反应激烈的说没有,但我知道你一定是害羞了。”

记得,当时我真的是冒着很大的勇气才敢来和你表白,幸好你答应了我。

有些金色的光点,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往上飘。



“你还记不记得……”

“记得,你说的一切我都记得。”金发的伪神出言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少年。

少年撇了撇嘴,费力地将手抬到面前,想要好好的看一下自己身上溢出的光点,但抬到一半的手却被嘉德罗斯握住。

“别看了,渣渣。”金能感觉得到,这句话背后的情绪是多么的汹涌。



一时寂静。



突然,金抬起身,凑到嘉德罗斯耳边说:“嘉德罗斯,生日快乐。”

“你怎么……”对上他错愕的眼神,金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看了你的档案。”然后费力地从嘴角弯出一个很小的弧度。


10年前的今天,嘉德罗斯眼中是满室冰冷的机器,而10年后的今天,嘉德罗斯眼中是温柔濒死的爱人。

世界这么不公平。


嘉德罗斯鼻腔酸涩,飘飞到天上的光点越来越多,金渐渐变得透明。

“别哭啊,”金的声音只有凑得很近,才能勉强听见。
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要照顾好你自己。好好活着,嘉德罗斯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嘉德罗斯怀中一轻,眨眼间,已不见金的身影,惟有一个闪闪发光的金色箭头,从他怀中慢慢升起。

耳边是系统冰冷的机械提示音:
“参赛者金已确认死亡。”
“参赛者金已成功回收。”
“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,成为本届凹凸大赛冠军。”


终于忍不住,在金看不到的地方,他虚抱着怀中冰冷的空气,泪水夺眶而出。


——END——